搜索: 标题内容作者  

背景:
阅读新闻

未来全球经济十大趋势预测与展望

[日期:2015-03-21] 来源:财税纵横  作者:黄剑辉 张茉楠 [字体: ]

    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已经过去6年多时间,全球经济正 在步入曲折性与脆弱性并举的复苏轨道。从未来5到10年,甚至 更长时期趋势来看,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日益上升, 将出现诸多新的结构性变化和革命性变化。

  第一大趋势是,全球经济仍难完全走出危机阴影,已由国 际金融危机前的快速发展期进入深度结构调整期。全球经济复 苏步伐低于预期,产出缺口依然保持高位,一些国家仍然在消 化包括高负债、高失业率在内的金融危机的后续影响。同时,由 于劳动力人口老龄化、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导致全球经济潜在 增速下降,投资率下降及实际利率下降,大多数经济体仍需将 “保增长”作为首要任务。全球贸易增长则更为缓慢。根据世界 贸易组织(WTO)发布的全球贸易增长最新预测,2014年和2015 年全球贸易额增长预期分别下调为3.1%和4%,远远低于2008 年金融危机前10年平均贸易年增长率6.7%的水平。近期,IMF将
2015年至2016  年的全球增长率预期分别下调为3.5%和3.7%。

  第二大趋势是,目前全球实际利率仍处于较低水平,但未 来全球廉价资本融资时代可能将趋于结束。目前美国等发达经 济体经济依然疲软,高负债居民信贷需求低迷,央行普遍执行 刺激性货币政策。IMF在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对主要 工业国家实际利率水平趋势进行了考察,得到类似结论。然而, 廉价资本的时代可能即将结束。事实上,一直以来,新兴经济体 的“储蓄过剩”不仅为美国提供了大量的融资资源,也大大压 低了美国的长期利率水平。但是现在这种格局正在发生改变。 以往经济全球化中的过度消费、过度借贷、过度福利、过度出口 的失衡关系正在被打破。一方面,受消费需求收缩,信贷规模萎 缩、债务重组以及“再工业化”的推动,发达经济体贸易赤字有 望减少。与此同时,外部需求疲软,贸易汇率风险、激生贸易保 护主义抬头也降低了新兴经济体的贸易盈余水平,全球贸易收 支开始趋于平衡;另一方面,投资回报率、储蓄和投资组合、风 险偏好水平等因素的趋势性改变,也将影响全球资金流向,特 别是随着美联储将进入加息进程,这种局面将推动全球长期实 际利率上升。

  第三大趋势是,主要国家主权债务压力较大,“去杠杆化、 去债务化、去福利化”进程还要持续数年。全球债务水平处于 持续上升之中。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显示,2007年年中、金融危机 前全球债务总规模仅为70万亿美元;但截至2013年年底,这一规模就已攀升至100万亿美元,涨幅逾42%,全球债务负担占国 民收入比例升至212%,其中政府及其相关平台已成最大债券发 行者。同时,截至2013年6月,公共债务有价债券所占份额增至
43万亿美元,相较2007年同期增长80%。除发达经济体之外,新 兴市场在金融危机后通过各种刺激政策推动经济,信贷的大幅 投放带动了投资增速,相伴随的是私人部门债务大幅增加。许 多国家必然要经历财政紧缩的过程,将公共债务降低到可持续 水平,公司和家庭部门必须提高储蓄、降低负债,修补资产负债 表,这个过程仍将持续数年,这些均将对经济增长动力形成负 面影响,抑制总需求的增加。

  第四大趋势是,美国从宽松周期转向紧缩周期,恐引发全 球金融格局大分化和主权货币洗牌。美元主导全球经济金融周 期,美元周期的转变是认识全球经济金融体系的前提。美联储 退出QE,这是美联储从过去10年的量化宽松周期转向紧缩周期 的开始。在这个过程中,美元、美债再次成为全球资本的“避风 港”和“安全资产”,特别是如果参考美国货币政策周期与美元 周期的关系,美元强势周期可能会持续4到5年左右,美元在相 当长时期内还是全球追逐的安全资产,增强全球特别是新兴市 场溢出风险。当前新兴经济体企业外债高达2.6万亿美元,其中
3/4以美元计价。2014年年中,跨国银行向新兴经济体发放的跨 境贷款高达3.1万亿美元,其中主要是美元贷款。目前,美联储 结束量宽和美元升值已使新兴经济体企业偿还美元债务的成本 开始走高,资金链断裂甚至破产风险上升,并可能传导至本国 经济金融体系。此外,美元升值也将导致其他非美系货币、新 兴经济体货币出现一轮贬值潮,未来几年全球主权货币将面临 新一轮洗牌过程。

  第五大趋势是,大宗商品繁荣周期结束,全球价格总水平 趋于下降,面临通货紧缩压力。首先,大宗商品繁荣周期趋于结 束而引发价格危机。从价格传导链条看,2014年以来,由于供过 于求拖累价格,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跌5%左右,这也是2011年大 宗商品价格达到峰值后连续第三年出现下滑。特别是在全球能 源供应过剩和“三国杀”式国际博弈中,国际油价更是自由落体 式的下落,较6月高位跌幅48%,创5年来新低,而下跌势头2015 年将延续。其次,全球需求结构变化导致供需出现缺口。2008 年次贷危机、欧债危机以来,全球需求动能和格局发生了重大 变化,增量需求从美欧主导开始转变。随着近几年中国启动去 杠杆化和去产能化进程,增量需求大大放缓,产出缺口开始加大,全球有限的市场资源成为各国的竞争焦点直接导致了全球
价格总水平的下降。
  再者,强势美元回归引发全球“输入型通缩”压力。美国货 币政策回归正常的过程中,美元升值效应将通过 “进口-购进 价格-PPI-CPI”的渠道影响价格总水平,从而可能会加剧未来 一段时间的通缩压力。而另一方面,美元升值将加剧新兴经济 体外债压力。还有,全球主要经济体处于劳动人口周期变化的 拐点。人口结构变化以及老龄化趋势直接导致储蓄与消费结构 变化,消费增长趋于停滞或放缓,这是导致供给失衡,以及产 能过剩,并进一步引发价格总水平下滑的重要因素。
  笔者认为,2015年至2018年全球层面通胀率仍将维持在低 位,全球平均通胀率约为3.0%至3.5%左右,发达经济体因为需 求不足而导致其主要通货膨胀率仍然低于2%的长期目标,其未 来5年的通胀预期也只是逐渐接近2%。

  第六大趋势是,国际贸易“规则之争”已超越 “市场之 争”,成为新一轮全球化博弈角力点。一是区域自贸协定竞争 趋于激烈,美国等发达国家通过主导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议(TTIP)、诸(多)边 服务业协议(TISA)等贸易投资协定谈判,力图推行代表发达国 家利益的高标准的贸易投资规则。二是贸易与投资日趋融合发 展。新规则体系强调货物贸易、投资和服务规则的整合。在投资 领域,强化对投资者利益的保护;在服务贸易领域,采用负面清 单方式,建立全面的、高标准的服务贸易自由化。三是服务贸易 成为国际贸易主流。全球服务的可贸易化已经开始改变整个贸 易的深层结构。当前,国际服务贸易日趋知识化、技术化和资本 化,世界服务贸易的部门结构已从以自然资源或劳动密集型的 传统服务行业(如旅游、销售服务等)为主逐步转向以资本密 集型的服务行业(如运输、电讯、金融等)和知识技术密集型的 服务行业(如专业服务、计算机软件、数据处理等)为主。

  第七大趋势是,全球跨境投资总体趋缓,中国“走出去”步 伐加快将成全球主要资本输出国。鉴于主要经济体增长的不均 衡性、脆弱性、不确定性,以及美国及其他一些大国货币政策分 化,也可能带来新的风险,影响全球FDI的流向。2013年年底公 布的跨境并购及绿地投资项目均表明,总体而言,全球FDI短期
内不会出现强劲增长。但中国可能是一个特例,未来几年中国
正面临从“商品输出”到“资本输出”的新阶段,通过深化“一 带一路”战略带动资源配置的全球化拓展。同时,加快与 “一 带一路”沿线国家签订双边或区域投资协定,拓展中国海外经 济利益。目前“一带一路”国家占中国对外投资的比重只有13%, 据测算,中国在“一带一路”国家未来十年总投资规模有望达 到1.6万亿美元,未来25年内有望达到3.5万亿美元,占对外投资 比重达70%。

  第八大趋势是,再工业化与新技术革命步入孕育期,将导 致全球产业格局重组和重构。
  未来十年以美欧为代表的发达国家正在启动“再工业化” 周期,“再工业化”的本质是产业升级和“归核化”(即向设计、 研发、标准等价值链高端抬升)。一方面,宽带、智能网络将继 续快速发展,超级计算、虚拟现实、网络制造、网络增值服务 等产业快速兴起。另一方面,集成电路将逐步进入“后摩尔时 代”,计算机将逐步进入“后PC时代”;“Wintel”(Windows + Intel)平台正在瓦解,多开放平台将会形成,云计算、大数据、 物联网的兴起也是信息技术应用模式的一场变革。受此影响, “工业4.0”和产业物联网将对全球产业格局产生重大颠覆性 重构。

  第九大趋势是,全球资源能源面临新供给冲击,初级矿 产资源和基础大宗商品需求将日趋下降。首先,结构因素持续 影响全球资源能源需求变化。发达国家消费萎缩、人口老龄化 趋势不会改变,对资源能源的需求量和人均消耗量将趋势性下 降。2014年1月中旬,BP公司发布了《2035世界能源展望》。《展 望》预计,从2012年到2035年,全球能源消费将增长41%,年均 增长1.5%。增速将从2005年至2015年的2.2%降至2015年至2025 年的1.7%,再之后十年降至仅有1.1%。其次,全球资源能源格局 面临“新供给冲击”。能源效率的提高、页岩气革命、新能源等 替代能源的开发以及环境标准的提升,将大大改变全球资源能 源的供给结构。全球产业结构趋向低碳化,以新能源、环保、高 附加值制造业、生产服务性制造业以及能够提高能源效率的高 技术产业为代表的低碳经济将成为新一轮产业结构调整的主 要推动力,初级矿产资源、基础大宗商品,以及化石能源需求会趋于减少。再者,资源能源消费重心“由
西向东”转移。随着全球经济增长重心 “由西向东”转移,全球资源能源消费重 心也随之转移。以能源需求为例,根据BP
《Energy Outlook2030》预测,未来20年 发展中国家将以更加迅猛的势头加速发 展,2030年发展中国家人口、GDP总量和一 次能源消费总量占全球的份额将分别达 到87%、60%和70%,届时全球人口增长总 量的95%、GDP增量的70%、能源消费总量 的93%将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 印度、巴西等新兴发展大国,对全球经济 和能源消费增长将起到显著推动作用。

  第十大趋势是,未来全球财富继续 增长,但须高度警惕全球财富分配失衡 加剧风险。
    根 据 瑞 信发布 的《全 球 财 富 报告
2013》,当前,美国、中国和德国是全球财 富的三大增长来源。全球财富未来5年预 计将上升39%,到2018年达334万亿美元, 年增长率为6.7%。预测期内全球财富将增 长93万亿美元,其中新兴市场占29%,中国 占近50%。报告也预测,2000年以来,中国 国民财富每年都增长13.3%,并有可能在 未来5年依然以10.1%的幅度快速增长。未 来5年,中国人均财富将从现在的1.21万 美元提升至3.44万美元,几近翻三番,这 意味着到2018年,将有超过211万中国人 拥有百万美元财产,达到美国上世纪90年 代水平。然而,未来十年全球仍需高度警 惕由于社会分配不公、资源配置和财富分 配失衡,以及新技术,货币超发、贬值致 财富隐形再分配所导致的日益恶化的贫 富差距风险。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sunwind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