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标题内容作者  

背景:
阅读新闻

Tesco 案件升级公司财务造假路径探秘

[日期:2015-03-20] 来源:财税纵横  作者:屈丽丽 [字体: ]

   正当中国最大的零售企业们为“双11”而狂欢的时候,全球第三大零售企业Tesco正因为财务造假而陷入更深的旋涡。
  最新消息显示,英国严重欺诈办公室(SFO)已经取代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FCA)对Tesco的财务造假问题展开全面犯罪调查,这意味着案件的严重程度和复杂性都已升级。根据初步调查结果,截至目前,Tesco财务上的虚增利润已经从2.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5亿元)增加到了2.63亿英镑,因为财务造假被停职高管已经由4名增加到8名,而未来有可能有更多的管理人员被牵扯其中。
  来自英国的律师告诉记者,“当SFO决定对一家公司或者个人发起全面犯罪调查的时候,往往意味着它完全有理由确信这一行为可能导致严重或者复杂的欺诈或贿赂。”而就在10月末,来自政府部门的陈述文件显示,SFO已经对Tesco的账户处置行为启动了犯罪调查。

扩张惹祸?
  Tesco的财务造假早在9月份即已被海内外媒体披露,但是,当时对此案件进行调查的,除了集团公司之外,主要的负责机构是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公开信息显示,当Tesco被披露出存在2.63亿英镑的虚增利润时,FCA介入了调查。
  FCA是一个不属于英格兰银行的独立机构。从2013年4月1日起,FCA的职责是促进有效竞争,确保相关市场正常运作,监管所有金融服务公司的行为。其中包括防止市场滥用行为,帮助消费者得到公平的交易机会。与此同时,FCA还负责不受PRA监管的金融服务公司的审慎监管,例如,资产管理公司和独立的财务顾问。
  从这个角度来看,FCA的调查还仅仅停留在民事层面,如果调查不利,对企业造成的影响最多的就是信誉危机,尚不会存在严重惩处或刑事责任的问题。但是,SFO则不同,它的调查结论对企业和相关当事人来说往往意味着进入直接的法律程序。
  目前,Tesco的对外文件也已确认,FCA对其的调查已经停止,取而代之的是SFO的犯罪调查。
  需要说明的是,本次调查针对的是Tesco旗下的英国食品事业部,这个事业部曾经帮助Tesco稳居英国零售行业之首,并维持过多年的可观利润。然而,当Tesco在全球布局它的“野心”的时候,其资金链的稳固性正受到怀疑,这也让它进一步强化了对其大本营英国食品事业部的业绩要求。
  星球零售(Planet Retail)分析师大卫·格雷(David Gray)就表示,“英国国内市场占Tesco的收入比重接近三分之二,并且拥有将近30%的市场份额,正是这一赖以生存的基础,为Tesco在国际市场上的投资、并购提供了资金支持。”
  然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零售行业正在面临来自各个方面的挑战,这让投资战线拉得过长的Tesco应接不暇。就在2014年4月份,Tesco方面公布2013年财务数据,就出现了“在英国季度销售下滑幅度创下40年来之最”的“衰落”苗头,而其英国国内市场占有率已经从此前的30.3%下降至目前的28.9%。
  目前,尽管Tesco英国本部进行财务造假的真实原因仍有待调查,比如到底是个人行为更多一些,还是公司内控存在严重纰漏。但是对于Tesco来说,这样的财务问题并非首例,公开报道显示,Tesco在美国正在面临一个类似问题引发的投资者诉讼案件,主要问题就是与供应商交易提早入账导致的账户不规范行为。
  两件事情叠加,让外界对Tesco的评价愈加不利。一方面,在市场竞争层面,Tesco正面临全球业务上的巨大挑战,2013年9月已退出美国市场,同时在中国市场地位岌岌可危,其大后方英国本部爆发的财务丑闻及其引发的犯罪调查,加上在重大人事上的重新安排,都让其处于被动和不利局面。与此同时,屡屡爆出的财务造假已经让这家有着95年光荣历史的集团企业面临着有史以来遭遇的最大信誉危机。

风控漏洞
  作为一家“资深”的全球零售巨头,Tesco的财务造假危机给每一家企业都拉响了警报。像Tesco这样一家在英国的上市公司来说,不可能没有自己的内控部门以及严格的审计制度,但这些问题为什么没有在自查中发现?即使经由第三方审计的财务报告中这些问题也“隐身”了呢?
  国际律师张铮告诉记者,“通常来说,企业的内控部门主要职责是为本企业进行风险控制,对于账薄的记录问题涉及较少,而内部审计往往流于经验,因此问题很难在自查中发现。”
  而对于第三方审计来说也同样存在难度,“由于各个行业千差万别,审计时间的限制,审计机构通常采用抽样调查的方式,如果蓄意造假的话,很难查出;而且,法律一般认为,审计机构只要尽到了法律上或国际会计准则上所规定的注意义务,就不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国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财务负责人也告诉记者,“审计报告中一般都会强调管理层对财务报表的责任以及注册会计师的责任,对于后者来说,由于审计工作涉及到审计程序以及对方披露的审计证据,对于管理层蓄意隐瞒的事项,审计机构如果根据经验值来获取样本的话,就会很难发现问题。”
  “除非共同造假,审计机构一般并不会承担什么责任,因为对于第三方审计机构来说,如果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企业有问题,审计机构也不能出具有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或许正因为发现难度以及责任规避,Tesco在此前每个例行审查以及普华永道的审计报告中并未披露出财务问题。然而,当东窗事发,德勤会计师事务所被聘请展开全面性查账的时候,Tesco的虚报数字被推高到2.63亿英镑。

财务造假路径
  对于一家集团大企业来讲,管理层的蓄意造假并非难事,其中有许多法律漏洞可钻。在Tesco案中,财务造假被描述为“提早认列营收、延迟认列成本”的重大会计缺失。
  “事实上,任何一家企业要想在资产负债表、利润表、损益表中提升业绩表现,最直接的两个办法就不外上述两项,即要么虚增收入,要么减少成本。只是由于企业的行业,规模以及管理者风格的不同,在业绩造假上使用的方式、手段有些差异。”张铮告诉记者。
  “举例来说,按照国际会计准则,提早计算收入为违规行为,但企业往往能够把1月2日签的单子,改成前一年12月31日签的,这样做法通常无法避免,但导致的结果却是本来第二年才有的收益被计算到当年,这就是提早认列营收。”
  而在延迟认列成本方面,会计通常能够通过记账的方式把应付账款推到下一年,以90天账期的应付账款为例,本来是9月30日的应付账,在财务记录上可以被写成10月2日,这样,当年的成本就可以人为“缩水”。
  不仅如此,研发费用如何列支成本也有很大的操作空间,比如企业1亿元的研发费用往往并不用全部计入当年成本,按照国际会计准则的规定,如果可以预计这一研发项目可以在几年之后(比如3年)取得成果的话,那么研发费用就可以分摊到未来的3年。这就是成本减少的很好的方式,但是,一旦3年或几年之后没有转化为成果,企业的这种入账方式就面临问题,需要重新调账,当然上市企业也将面临来自市场的信誉危机。
  而据相关律师介绍,减少准备金有时也会成为会计师造假的一种方式。比如企业在面临重大诉讼或争议事件之时,按照国际会计准则的规定,如果企业在很大程度上可能要在这场诉讼或争议中失败而面临重大赔偿,企业就需要提早安排相应规模或额度的准备金,但是如果企业明知如此而没有做出相应安排,以此来故意减少成本列支的话,一旦被发现,企业也将面临财务造假的丑闻以及重大责任。
  目前,由于Tesco案缺少更多细节上的披露,外界尚不清楚其财务造假的具体操作,然而可以肯定的是,Tesco由此所招致的“厄运”才刚刚开始。按照SFO通常进行犯罪调查的程序和惯例,对Tesco的调查很可能会持续数年才能结束,这对在全球零售市场上已经风雨飘摇的Tesco来说,将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也将成为新任CEO以及财务负责人的重大考验。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sunwind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